首  页 科协概况 新闻中心 科学普及 学会学术 全民科学素质 党建工作 企业科协 青少年科技 科技馆建设 文件资料
今天是: 忻州科协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重庆时时彩一星稳赚 >> 学会学术 >> 建言献策 >> 浏览文章
同是转制院所,共性技术研究差别悬殊
日期:2011年01月08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 
 
 

  自1999年260多个技术开发类科研机构企业化转制以来,共性技术就一直是转制院所纠结的一块“心病”,转制的中央直属大型科技企业因其原本的各行业科研“国家队”身份,对此纠结之心尤甚。
  院所的共性技术“心病”体现了他们对国家科技实力乃至综合竞争力的可贵责任感。其主要内涵是:转制之前,我国国民经济各产业门类都有国家级科研机构,作为本行业科研“国家队”,可以承担行业共性技术、重大关键技术、前沿技术的研发工作;转制之后,院所作为企业,不仅都有各自具体的、实实在在的经营指标,实现经济效益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成为当务之急,而且其本质上与行业内其他企业同处竞争对手地位。这样,原来由他们担负的行业共性技术研发就会出现主体缺位,结果势必导致共性技术被削弱。
  这种担忧究竟有没有成为事实?转制10年多来共性技术究竟有没有被削弱?大多数院所乃至政府职能部门对此问题的回答,转制之初是“有”,转制三五年后是“否”。但记者近日采访部分转制院所发现,后转制时期的共性技术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情况更复杂。
  统计资料显示,“十一五”末,260多个中央级转制院所实现总收入比“十五”末翻了一番,达到1502亿元;实现利润142亿元,是“十五”末的4.37倍;上缴税金88亿元,是“十五”末的2.7倍。可见,“小日子越过越红火”,是近年来转制院所的一个普遍现象。
  在这一派兴旺的大背景下,共性技术状况却因产业门类不同而呈现很大差异。
  以煤炭科学研究总院为例。“转制并没有影响我们对国家和行业的贡献”,据中国煤炭科工集团总经理王金华介绍,由煤科总院和中煤国际于2008年4月实施战略重组而成立的中煤科工集团,承担行业共性技术、重大关键技术的研发及推广应用,并未因转制而有所削弱,所不同的,“只是申报课题的渠道变了”——原来是等国家直接下发,现在是通过市场竞争。他用三个“最”、三个“越”来概括中煤科工“十五”、“十一五”期间共性技术研发状况——得到的国家项目最多,到位的经费最多,出的成果最多;而且收到的效益越好,给国家做的贡献越大,对行业科技进步起的作用越显著。
  这一说法,得到了统计数据的旁证:“十一五”期间,中煤科工获得国家部委的纵向科技经费约9.5亿元,是“十五”的3.4倍。
  但是相反的例证也很触目地存在。
  记者在追踪院所转制的早些年间,曾多次听闻原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所所长孙颖反映,转制后,轻工行业共性技术弱化的趋势相当明显。记者日前再次采访现任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2003年并入中国轻工集团公司)战略规划中心首席顾问的孙颖,据他介绍,就食品发酵院而言,近年来除了检测、标准工作做得不错,共性技术弱化现象并未有根本性改观。原因在于,“转制后人人拼命赚钱养活自己,小日子倒是过得挺好,但对行业、对国家的贡献弱了”。
  他所说的“拼命赚钱”,转制之初,是每人每年8万元;现在,是每人每年13万元,才够养活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行业共性技术、重大关键技术、前沿技术研发,这些原来是团队在做的事情,现在是个别人在做,凭的只是良心和责任感。
  他举例说,现在我国有1.1亿心血管病人、9700万糖尿病人、6000万肥胖儿童,这些都跟吃有关。科学改善膳食结构,谁来做系统、深入的研究?
  他进一步介绍,食品发酵院研究范围都跟油盐酱醋茶有关,看着不起眼,也很难得到国家重大项目支持,但“这一块好挣钱,研发成果见效快,老百姓又离不开”。但现在钱都让跨国公司赚了。
  同是中央直属大型科技企业,同样是转制,共性技术状况缘何天差地别?
  王金华就此问题分析说,煤炭行业虽然不像石油石化、电力那样产业集中度高,但科研力量集中度很高。50多年来,煤科总院始终是我国煤炭工业科技进步的主导力量,其研究领域基本上涵盖了煤炭行业所有的专业与技术方向,在煤炭安全生产、洁净利用、节能减排、开采装备工业化和自动化等各领域形成了完整的系统的科技创新体系,自主创新了5600多项成果,获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发明奖1000余项,获得各种专利500余项,承担了行业70%以上的科研项目和煤炭工业60%以上的国家科研项目。该院也是行业公共科技平台,承担了国家90%以上的煤矿用产品、设备、材料的质量检测检验,煤炭行业技术标准、计量标准的制定,瓦斯、粉尘浓度、风速的量值管理和量值传递等工作。
  像此类产业集中度不高、但科研力量集中度相对很高的院所,在中央直属大型科技企业中占一定比重,除中煤科工外,比如钢铁研究总院(已和冶金自动化院合并为中钢研集团)、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机械科学研究院、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等,转制之前,就是行业内唯一的科研“国家队”;转制为中央直属科技型企业后,因其仍具有同行企业所没有的研发力量,“有一些别人干不了而只有我们来干的事情”的能力,只要国家给予持续的、一定力度的项目和资金支持,就能保证其相对稳固的行业共性技术源泉地位。
  孙颖所说则完全是另一种类型:食品发酵院并入的中国轻工集团,是将原属轻工业部的八院、四所加一个贸易公司整合而成。由于历史原因,轻工业涵盖45个行业,产业集中度低,部门所属研究力量十分分散。食品发酵院作为行业内少有的科研“国家队”,研究范围也涉及28个领域。像这样产业集中度低、研究力量分散的院所,转制进入企业,“国家队”身份的弱化,共性技术的弱化,是很难避免的。
  在王金华、孙颖所述之外的另一类型,就是以石油石化、电力为代表的产业集中度和科研力量集中度都极高的院所,如中国石油的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中国石化的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北京化工研究院,国家电网的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等,它们或本来就是部门所属相关产业国家最高科研机构,或在转制之初就已整建制进入大企业集团。由于产业集中度高,它们所思所想,就是行业共性问题;它们背靠的大企业集团又有足够的资金注入,所以,转制之前之后,即使没有国家的特定支持,此类院所也决不会有共性技术被削弱之虞。
  王金华、孙颖由此呼吁,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对转制院所应分类管理,除继续对大企业集团所属院所的重大项目给予必要支持之外,应保证对产业集中度不高而科研力量集中度相对较高院所给予持续、稳定的政策和项目支持。而对于产业集中度低、科研力量相对分散院所,除项目支持外,应考虑整合行业资源,直至重建科研“国家队”。

 

编辑:admin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热点图文
重庆时时彩一星稳赚 Copyright © 2012 www.xz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单位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13号 办公电话:0350-3399680  电子邮箱:kxwast@163.com 
备案号:晋ICP备12005177号-1号 技术支持:忻州网